对国庆节呆在实验室的一点看法

国庆节假期到了,身边的人大多都回家或者选择出去旅游了,而我还是默默地在实验室学习,写一点东西,聊以慰藉。


蘑菇还没有签工作,国庆假期里定了学习计划,不过今天还是决定跟团出去旅游一天,看到她发来的在高速路上堵车的照片,我很是欣慰。

K君放假前一直在向我诉苦,说老板竟然不放十一假期,十一她要在实验室继续搬砖。昨天,她买了机票回家了,事实是老板并没有留她,也许是她过于悲观了。

乔大侠原本是要陪我一起度过9天假期的(7天加周末),结果前天晚上,鬼使神差地对我说:我发现身边的人都回家了,我也想回家,已经定了火车票。我答:是啊,工作后就更没机会了,能回就回吧。

Y君还在北京上班,我知道那个繁华的城市最适合她。她说:男朋友来了,就不回家了。

还有W君、M君、可爱的雪儿童鞋等等,他们今年或参加考研或参加国考,十一并没有心情游山玩水。

那么我呢?是啊,我属于哪里呢。

去年十一,我还是考研大军的一员,逼仄在A区自习室的一角,每天和辅导书与食堂大妈打交道,那时我想:要是没有考研就可以好好地玩了。如今我有了假期,却也选择坐在实验室,和博士师兄以及几个任务缠身的师姐一同安静的修炼。

假期只是给那些身上背上没有负担的人儿一个更放松的理由。

深圳房价6万一平了

今年华为给研究生的起薪1万2,一年的收入在20万,华为深圳总部有一部分要迁到东莞了。还不错哦,按照华为的工资,也就还30年房贷而已,如果你能在华为活30年的话。

然而,实验室的师兄挂在了华为的面试,他说:面试官根本不懂通信,不懂SDN,完全不知道我讲的是什么。我问:什么岗?“软件研发”

互联网行业大势已去的风评就像是楼市即将崩盘的传言甚嚣尘上,而我们还在拼命地希望在BAT谋求一份生存的机会,通信原理、DSP、信号处理什么都抛之脑后,都在找工作的几个月前拼命地补操作系统、编程语言、算法与数据结构、软件工程。

这就是教育的意义吗?上研3年,除了顾些奖学金等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是靠突击和运气谋求一份不属于自己专业的工作。看着招聘黄金时期九月的过去,有人因一份研究所的工作高兴不已,也有人还在找工作的路上越走越远,将华为这种批发毕业生的公司都视为最好的归宿。

在学校论坛翻出了几年前一个学姐找工作的帖子,帖中毫不委婉地指出了目前学校研究生大多由2本学生组成的现状,对于他们来说,实现了工资从3000到8000的跨越,而我们这些原地踏步的从本科一路走来的人,和他们享受的是同样的就业状况,站在同样的起跑线上。

所谓学校第一大院,所谓的全国前三的专业,所谓的国家重点实验室。我只知道,好多人找不到满意的工作。

妈让我读博,我说我读完就已经二十八九了,即将而立之年,一点经济积累都没有,还要靠父母的救济度日。更别提孑然一人,在追求自由和梦想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我不是gay,但我也不想结婚,围城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归根结底,就业的压力和理想与现实的差距,让我就算在国庆假期也来到实验室学习,淡漠的,并无埋怨之心。

中午一个好哥们来学校了,免不了出去喝酒吃饭,酒肉穿肠过,大家吐槽一下学校,吐槽一下体制,并表示出对某某的歆羡之情。几瓶酒下肚,好像更快活了些,因为这个假期我并不是一个人,大家都没出去,很多人都在实验室学习,当然,他们都是有加班费的这就不提了。

当下,导师的项目是一方面,基本上是硬件通信模块的设计和管理软件的开发;对java的学习是另一方面,选择了java就一路走下去,无论是javaweb还是javase,加上对算法和数据结构的学习,后面再看几遍JVM,但愿到时候能找到合格的实习吧。

没什么抱怨的意味,在实验室难得清闲,学习和做项目,也有空更一下blog,就是蚊子略多,这两天已经拍死了七八只,说的带花露水过来,总是忘记。

到现在,5点了,去壶口的蘑菇还没到地方,路上各种堵,原本四五个小时的路程已经走了10个小时,也许会在那里住一夜,一天的行程变作两天。

而我,在拍蚊子

心在路上

Author: Ykk
Link: https://ykksmile.top/posts/50234/
Copyright Notice: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